【置頂文章】【座談活動】0522「司法除垢與司法改革:從翁茂鍾案談起」永社司改系列座談會(九)

【置頂文章】【座談活動】0522「司法除垢與司法改革:從翁茂鍾案談起」永社司改系列座談會(九)
時間:2021/05/22(六)下午14:00~16:30,13:30開始報到                   地點:台灣制憲基金會 會議室 (台北市松江路266號3樓,行天宮站一號出口)                                    活動頁面:https://fb.me/e/1nwdeCPXI

2018年3月30日 星期五

勞動現世報:一例一休的奇幻旅程

林佳和(作者為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澄社社長、永社監事)

新世紀智庫論壇 2018.03.30
http://www.taiwanncf.org.tw/ttforum/81/81-10.pdf

很少有法律名詞,如同一例一休這麼快的崛起,人人朗朗上口,咒罵連連,幾成勞動基準法的代名詞,雖然比較像負面烙印。它背負與乘載之惡,其實遠遠超過本身的指涉,一例一休,活像一個行事有爭議的孩子,被看成敗家子,彷彿家中的罪惡一切根源於它,不被真切了解,不想聆聽其衷曲,所有家庭陰影算在它頭上,好似逐出家門,就能雲闊天清,陰霾消散。

當代談到工時政策,有兩項論述主軸:首先,從屬性勞動者(勞工),為了維持工作與家庭、社會生活的平衡,同時兼顧個人身心健康,也就是社會學上所說的維持個人與家庭之社會再生產,向雇主提供勞務的時間,必須受到一定的限制,保有其必須的休息時間,維持一健康的工作與生活節奏,勞工工作時間應與企業運轉時間脫離,不得以後者牽制前者。當然,因為一些複雜原因,最重要的自然是市場競爭力、產業特殊性或勞工個人獨特的時間主權需求,工時彈性化成為另一個工時主軸;勞動生活實踐中,可見符合企業利益、但亦可能出現符合勞工希望的彈性工時模式,移動工時、變形工時、工時帳戶、依需求導向而調整之工時(KAPOVAZ)、部分工時等。一個健全的工時政策,通常會兼顧兩者,不會只有完全僵硬的前者,因為社會必須與經濟發展同步,但亦不能只看到後者,那將造成社會保護的倒退,便重蹈早期資本主義過勞與貧困化軌跡。

一例一休,不論Part 1或2,如作為工時政策,回應的就是前述兩項工時政策主軸,觀望其如何排列組合與選擇。必要的提醒:兩個主軸背後,如觀察資本主義進步國家的走向,可以發現,持續性地逐步減少工時,不論是日、週、月、年度,都源自於社會長期以來的要求,基於某種理由,例如經濟發展停滯、工會力羸弱、生產技術前進緩慢等,縮減工時的步調可能緩慢或甚至停滯,但它始終走向一逐步降低的長期趨勢,我們幾乎看不到有社會的工時總量呈現上揚,更難以想像透過法律制度「帶領」。工時的縮減,即便平緩,但總是往前走,從經濟、社會暨人民生活利益與意識,它總是如此。

如果一例一休真為工時政策,它必須回應與關照降低工時的這項背景,無從逃避,就算政策上想要強化彈性化的那個面向與主軸,也必須在「至少不增加工時總量」的要求下,努力尋求與第一個主軸的實踐調和,沒有一種思考說:為了主軸二、主軸一必須被犧牲。只有如此,一例一休,不論哪一階段,方可能為一真正符合時宜的工時政策。


.........閱讀完整內容,請至:新世紀智庫論壇/第八十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