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文章】【座談活動】0522「司法除垢與司法改革:從翁茂鍾案談起」永社司改系列座談會(九)

【置頂文章】【座談活動】0522「司法除垢與司法改革:從翁茂鍾案談起」永社司改系列座談會(九)
時間:2021/05/22(六)下午14:00~16:30,13:30開始報到                   地點:台灣制憲基金會 會議室 (台北市松江路266號3樓,行天宮站一號出口)                                    活動頁面:https://fb.me/e/1nwdeCPXI

2014年10月1日 星期三

【新聞稿】平權快遞 恐同退去— 112支「平權鑰」送立院



平權快遞 恐同退去— 112支「平權鑰」送立院 
婚姻平權革命陣線 2014/10/1 會後新聞稿

為了督促立法院盡快通過婚姻平權法案,超過120個公民團體組成「婚姻平權革命陣線」(簡稱:婚革線),號召支持者於十月五日於立法院外集會,並要求112席立委在集會當天對婚姻平權議題清楚表態。今日,婚革線送來112把象徵平權的鑰匙,呼籲所有立委十月五日當天,都拿著自己的鑰匙前來立院,開啟象徵恐同的大鎖,宣示自己投婚姻平權一票。

一個月前,婚革線發起「誰是恐同立委,公民鎖定你!」行動,呼籲全台灣支持婚姻平權的公民,不分藍綠、不分過往對婚姻平權的態度,以人盯人的戰術鎖定112席立委,截至目前為止,已經有超過70組公民響應,也已經有數位過去沒有連署法案,或者甚至曾經表示對法案有疑慮的委員,已經回傳親筆聲明書表示支持,並同意十月五日當日可卸下自己的恐同鎖。

出席記者會的身障同志Vincent(殘酷兒)鎖定對象是立院唯一一席的身心障礙代表楊玉欣委員,Vincent希望楊委員能看見有許多的身心障礙同志想要進入婚姻體制卻不得其門而入,這也是一種障礙,請楊委員大聲說出支持婚姻平權,消除性傾向歧視所造成的成家障礙。

在小學教書的芳良說,在學校高年級時教導孩子人權的觀念,可是有一天她最害怕的事情發生了,學生問既然人權宣言說人人生而平等自由,也都應該有結婚的權利,那為什麼同志不能結婚?芳良認為,如果法律歧視同志,那無論怎麼去說「尊重同志」都不可能真正落實。

目前懷孕六個月挺著肚子來記者會現場的異性戀準媽媽小羊說,她非常支持婚姻平權,「既然同性戀沒有來反對異性戀者結婚,那麼為何異性戀者要反對同志結婚呢?」小羊說,她支持婚姻平權是為了給將出世的孩子一個更平等更美好的社會,她愛她的孩子,也希望孩子將來有無限發展的可能,結婚不必是唯一的道路,但必須是可以被選擇的道路,如果孩子將來愛的是同性,她不希望孩子竟然必須面臨想結婚卻結不了婚的處境。

女同志出版社社長小玉說,她是宜蘭人,關於婚姻平權法案,她不知道陳歐珀委員的態度,田秋堇委員似乎是友善的,但也不確切知道她的想法為何。小玉和她的朋友們總共認購了九把恐同鎖,希望這九位立委都要明確表態。

對於這段期間有不少民眾、甚至立委辦公室質疑,為什麼要把支持婚姻平權民法修正草案的提案委員與連署委員也都通通先鎖上,對此,伴侶盟執行長許秀雯律師表示:「我們鎖了112個恐同鎖,是因為每個委員代表的都是立院一個席次,也都對於婚姻平權法案有發言權和政治上的影響力,所以這個活動我們採取不帶任何偏見與預設立場的處理方式,希望無論是支持或不支持的立委都能清楚表態,作為即將開啓的國會辯論的起點。」

此外,也有人質疑如果委員已經連署過法案,或者已經表態過了,重覆要求立委表態是否會造成委員面對若干反彈選民的壓力? 對此許秀雯執行長強調 :「一個政治人物是否真誠支持同志權益或婚姻平權,絕不能只看一次性的表態,必須要長期的觀察與檢驗。 例如:呂學樟委員雖然曾經連署過2006年蕭美琴立委提出的『同性婚姻法』草案,但是在擔任司法法制委員會召集委員的期間,卻推託自己不清楚『婚姻平權』草案的內容,也未將法案排入議程。曾連署鄭麗君委員提出的婚姻平權民法修正案的姚文智委員,今年在爭取民進黨台北市長提名人的競選過程中曾被民間團體問及對婚姻平權的看法,姚委員竟然反問對方: 『婚姻平權是否涉及都市更新,如果是的話我再回答,如果不是等選舉過後再說。』 」

這些委員的態度讓支持者清楚認知到,若立法委員對婚姻平權的支持,會因為社會輿論或選舉而不敢表態,難保當他們身處於對法案具有決定性影響的位置時,會否因為反對者的施壓而退縮。因此,婚姻平權的支持者絕對不會只滿足於委員一次性的表態,就像所有同志都知道,面對有著強烈異性戀預設(即假設每個人都是異性戀)的社會,出櫃不會只有一次,唯有一次又一次堅定的表達自己是誰,同志的身分才能被社會看見,同理,面對這個恐同社會,立委也只有一次又一次堅定的表達支持,才有辦法破除恐同迷咒,讓社會逐步邁向平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