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文章】1106「從司法官人事、考績與評鑑制度看台灣司法的積習與改革」永社司改系列座談會(十)

【置頂文章】1106「從司法官人事、考績與評鑑制度看台灣司法的積習與改革」永社司改系列座談會(十)
時間:2021/11/06(六)下午14:00~17:00,13:30開始報到                   地點:台大校友會館 三樓A會議室(台北市濟南路一段2-1號)                                    活動頁面: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461077021867768

2020年10月26日 星期一

【會後新聞稿】1025台灣撐港遊行 釋放香港12手足

台灣撐港遊行.全球集氣要求釋放十二手足

今日(10/25),香港邊城青年台灣人權促進會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公投護台灣聯盟台灣公民陣線經濟民主連合永社,七個台灣的公民團體共同響應香港「12港人關注組」發起的全球串連,在台北舉辦「1025台灣撐港遊行」共同聲援十二位被送中港人,人潮最高峰時達3000人次,民眾帶著自製標語來現場,喊口號的反應極為熱烈。


遊行集合時間為下午兩點,大批群眾陸續在忠孝復興捷運站前廣場集合。


主持人香港邊城青年秘書長Justine說,12名參與反送中的抗爭者是在今年8月23日,疑似潛逃台灣的途中被逮捕至中國的,至今滿兩個月仍在秘密關押,狀況未明朗,令人憂心。她說,在這個週末在全球超過20個城市發起超過30場聲援十二港人的行動;而台灣因為在世界上的防疫表現優良,因此也成為少數能夠舉辦遊行的地方。希望台灣民眾今天可以加入遊行,一同聲援被中國監禁的12位港人。


在遊行出發前,台灣跨黨派政治人物亦熱烈現身於現場聲援活動。自由台灣黨黨主席羅宜提到,中國對於香港的打壓越來越嚴重,港版國安法出爐後,香港的集會自由被大幅求限縮。他強調,台灣與香港同樣受中国的殖民侵略,所以在台灣的我們要不停舉辦聲援香港的活動,予以香港更多協助。


長期協助香港抗爭者的台灣義務律師團發言人林俊宏律師認為,十二港人被中國當局秘密關押兩個月期間,沒有會見律師與通信的合法權利,已經沒辦法再給這些香港人合理正當的程序,更逕自指定代表律師,並控告「偷越國境罪」及「組織他人偷越國境罪」。他呼籲更多人出來聲援,讓中國知道,不合法的行為被唾棄的;這樣的行動,正是團結全世界的力量,讓人權法治開花結果,抗衡這些使用暴力的國家。


綠黨秘書長張竹芩指出,生活在香港的人的多辛苦,是生活在台灣的我們很難理解的,然而,不管暴政的壓迫發生在哪一個國家,都會有鄰近國家的人民一起來聲援。她認為,這代表民主跟自由,是全體人類共同追求的目標;只要你是個人,就能理解這種追求自由的渴望。


時代力量國際部主任劉仕傑表示,時代力量會持續呼籲港澳條例第18條的修法,希望能夠提供來台灣尋求庇護的香港人多一點法制上的保障。


歐巴桑聯盟秘書長何語蓉則鼓勵香港人:「你們沒有錯,爭取自由沒有錯,爭取民主沒有錯!」她提到,台灣只是一個小島,曾經經歷過很多政府的統治,這一路走來不容易,只要能夠持續的發聲,勇敢的站出來,有一天自由民主就會在我們的手上。


民進黨副秘書長林飛帆指出,這十二位香港人,願意冒險離開家鄉,追求的是免於恐懼的自由,追求的是實現民主的自由、實現夢想的自由,就跟我們每個人追求的自由一樣。他呼籲大家持續關注這十二個香港的朋友,不要讓他們陷落在無盡的黑牢裡。面對中國持續的打壓,越來越恐怖的手段,台灣會與香港同在對抗壓迫的第一線。


民進黨不分區立法委員、同時也是國會香港連線副會長的洪申翰委員表示,中國對香港的打壓,這不會是最後一次,對於暴政,我們只能比氣長。這一條就是亞太守衛民主、對抗壓迫,最重要的戰線。而台灣作為亞太地區的一員,對於各地受到北京壓迫的國家,我們要結成網絡、把手牽在一起,做好準備,面對這個沒有下限的強權,這是我們無可逃避的責任,要讓讓民主在亞太開出花朵。


國會香港連線會長林昶佐委員提到,在中國,不只是十二港人被消失、被逮捕,被關押的人是大有人在。他呼籲,各國應該串連起來,設立亞洲人權法院,而且台灣是最適合談這件事的國家——台灣有非常特別的子民,非常特別的角色,能夠實現關鍵的力量,參與到推進全世界人權的工作。


台灣推動泰國民主聯盟發言人那琪(Thachaporn Supparatanapinyo)表示,過去一年多來,在香港發生的事,在過去幾個星期以來正在泰國發生。被中國逮捕的十二位港人,不只是個數字,他們代表著所有受到不法關押的人們,他們也代表著所有追求自由的鬥士,「十二港人就是我們,我們都是十二港人。」


在短講之後,蔡瑞月文化基金會以經典舞碼〈傀儡上陣〉,聲援遭到中國政府無情關押兩個月的十二港人。這個舞碼描述過去舞蹈家蔡瑞月被白色恐怖極權關押,在失去自由的夜晚中思念孩子;如今,中國極權暴力逮捕十二位香港的孩子,就如同蔡瑞月老師與孩子不得相聚的痛苦,綿綿無盡的思念,何日能再見?表演最後,舞者呼喊十二位港人的姓名,高呼他們無罪,呼籲中國政府將他們立即釋放。


遊行路線從台北忠孝復興捷運站前廣場,接下來,沿著忠孝東路往東方直行。沿途的短講者包括台北市議員林亮君、林穎孟和邱威傑,及各個聲援團體的代表如援港會的理事吳崢、勞工陣線的孫友聯等。


由於中國在台灣並無官方代表的辦事處,所以遊行隊伍走到中國銀行前,進行短講與呼喊口號,意即向中國政府表達兩個最重要的訴求:一、立即釋放12港人回港;二、確保政治犯的基本權利,包括自行選擇法律代表的權利、接受醫治的權利,以及與外界通訊的權利。


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施逸翔將十二港人一一大聲唱名,強調他們並非「非法偷渡客」,而是在其生命、生存權、人性尊嚴遭到威脅時尋求存活的理性人。他提醒台灣人,許多的新疆維吾爾人、西藏自焚者、台灣的李明哲、中國維權律師等都同樣遭受中國的壓迫,也都是我們的手足,必須持續關注,守衛台灣。


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以藏語勉勵身處世界各地的每一位西藏人,謹記自己代表著仍在西藏受苦的600萬藏人,謹記流亡在外藏人的目的是學習民主自由,以建立自由的西藏。同時,他亦關切十二位被送中港人的處境,呼籲所有被極權壓迫者互相聲援,共同追求民主和自由。


短暫停留後,遊行隊伍繼續前進。在「願榮光歸香港」的音樂中,群眾抵達港辦。


台灣人權促進會的法務主任王曦表示,台權會作為倡議庇護機制的團體,必須再次強調我國政府在庇護機制上仍有缺漏,尤其是次活動聲援的十二位手足原以台灣為目的地,若當初成功抵台,將沒有合法簽證,其基本人權的保障成疑。所以她鄭重呼籲台灣政府,將制度缺漏補足是無可迴避的政治責任,政府必須讓「所有管道入境的尋求庇護者」都有基本權利的保障,包含基本通訊權、食宿的基本保障、會見律師的程序保障等。她認為,對求助港人應採「該救就救」的原則,不應區分入境途徑,並逐步建立起明文機制,予以保密,確保其在台的基本人權。


台灣公民陣線成員陳估熊感性地說,我們小國小民,但我們是好國好民,我們要有成為亞太民主自由基地的自覺,台灣人可以發揮想像力,在國際上拉起人權戰線,打一場漂亮的戰役,聯合所有弱小的、受壓迫的,扳倒巨大的不義。


經濟民主連合召集人賴中強律師期盼,台灣雖然在許多國際平台上遭到排除,但台灣不可妄自菲薄,應該利用身為APEC成員國的身分,蔡英文總統應擔起維護亞太區域自由、民主、人權的角色與責任,在今年APEC會議上提出亞太人權法院倡議,讓基於自由民主的價值聯盟,成為區域經貿整合的第一步,反制港版國安法對全球和平秩序帶來的威脅與破壞。


台灣香港邊城青年理事長李芃萱認為,雖然台灣民主也可能會有莫大風險,但是台灣是有能力支援其他國家的;做為距離香港最近的自由國家,台灣會是撐港國際線當中非常重要的一份子。她提到,很多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人,就算到了台灣,也只有居留身分,就算台灣容許和平抗爭,如果他們因為抗爭被捕,就會被送回香港,在香港自由之前,這個就會是非常恐怖的事。支持香港人是台灣人責無旁貸的責任,請各位繼續跟香港人站在一起,一起走這條抗爭的路。


最後,大會主持香港邊城青年秘書長Justine重申遊行的七項 #全球共同聲援內容,包含:一、立即釋放十二港人;二、停止秘密關押;三、停止阻撓家屬律師面見當事人;四、公開官派律師身份;五、安排藥物予有需要的被拘留者;六、公開船隻雷達紀錄;以及,七、香港官員與家屬會面並予以協助。她亦說明台灣公民社會向台灣政府呼籲的兩大訴求:一、對任何管道入境的尋求庇護者,台灣政府應予保密,並建立明確法制保障其基本人權;以及,二、推動國際社會建立亞太人權機制,拆掉港版國安法。

在此起彼落相互呼應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聲中,今年台灣撐港遊行正式落幕。

#Save12HKYouth
#BringThemBack

--

▌活動訴求:

#全球共同聲援內容|我們要求中國和香港政府:
 1. 立即釋放12港人。
 2. 停止秘密關押。
 3. 停止阻撓家屬律師面見當事人。
 4. 公開官派律師身份。
 5. 安排藥物予有需要的被拘留者。
 6. 公開船隻雷達紀錄。
 7. 香港官員與家屬會面並予以協助。

#撐港台灣線|我們呼籲台灣政府與國際社會:
 1. 對任何管道入境的尋求庇護者,台灣政府應予保密,並建立明確法制保障其基本人權。
 2. 推動國際社會建立亞太人權機制,拆掉港版國安法。

▌遊行路線:
[起點] 忠孝復興捷運站2號出口 一樓廣場→ 捷運市政府站→ 中國銀行→ 台北市政府→ [終點] 香港經貿辦事處
路線圖:https://bit.ly/37s6aTO

2020年10月22日 星期四

【聯合聲明】Global Call for Release of 12 Hong Kong Activists and Action from World Governments 呼籲全球政府展開行動釋放12名香港抗爭者


Global Call for Release of 12 Hong Kong Activists and Action 
from World Governments
呼籲全球政府展開行動釋放12名香港抗爭者
‘Hong Kong 12’ detained for over 60 days after allegedly attempting to escape Hong Kong
12港人在嘗試逃出香港後已遭受拘禁超過六十天

We, the undersigned condemn the arrest and detention of the 12 Hongkonger activists who are currently being held in incommunicado detention in mainland China, including three who were under 18 years old at the time of their arrest.
我們共同連署譴責近日中共政府將12名香港抗爭者捕並監禁於中國內地的行為,這12名抗爭者中有三名不到18歲。

The 12 activists were intercepted by China’s Coast Guard on 23 August 2020 while attempting to escape Hong Kong. Concern has been growing for the detainees, aged 16 to 30, who have now been held for more than 50 days with no communication with their families or access to lawyers of their choice.
2020年8月23日,這12名香港抗爭者在逃離香港時,遭到中國海上警察攔截,令人關注的是,遭受拘禁者的年齡,小至16歲、大至30歲,被拘禁於中國內地已超過六十天,且他們完全無法與家人取得聯繫或與自己委任的律師見面。

The group of 12 were detained with the charge of “illegal border crossing,” a criminal offence that carries a sentence of up to two years in prison. After a Chinese Foreign Ministry spokesperson labeled the detainees as “separatists” there are fears that the extreme charge of “endangering national security” could also be given. This could result in a life sentence or even the death penalty in “egregious cases.” 
這12名香港抗爭者被以有期徒刑可達兩年的「非法越界」罪名遭到起訴且監禁。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將這12名香港抗爭者標記為「分裂主義者」之後,他們更面臨著「危害國家安全」的罪名追加起訴,一旦「危害國家安全」罪名成立,這將是可判處「死刑」的重大案件。

Families of the 12 held an emotional press-conference in Hong Kong calling on Carrie Lam, the Chief Executive of Hong Kong, to intervene in the case and to press for the detainees’ safe return to Hong Kong, as well as ensure their access to family appointed lawyers. At least four Chinese human rights lawyers, appointed by the families, have attempted to visit the detainees but were turned away. One was told his client already had lawyers, raising concerns that the lawyers were appointed by the government and therefore unable to provide an effective defense not biased towards the state-run police.
12名香港抗爭者的家人於香港舉行記者會時,悲傷且懇切的呼籲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要介入這起案件,並要求受拘禁者能安全返回香港,同時保證被拘禁的港人能與家屬指定的律師見面。目前為止,至少已有四位受家屬委任的中國人權律師曾嘗試探訪受拘禁者,但遭到拒絕。其中一位律師更被告知他的當事人已委任了其他律師,因此令人高度懷疑,目前被拘禁者的律師是由中共政府指派,且立場傾向於中國警方,將無法有效力地為受拘禁者進行辯護。

The arrest of this group of 12 activists and their forcible removal to mainland China and their incommunicado detention further signals the alarming and rapid decline in human rights for those living in Hong Kong. Yet even so, Hongkongers continue to mount a remarkable challenge to Beijing. They are still working to resist the pervasive restrictions on their fundamental rights and freedoms, including a refusal to accept a sham version of democracy with leaders pre-approved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CP).  
這12名香港抗爭者受到逮捕、強制送中、隔離監禁的事件,進一步顯現,香港人權保護正急速下降的警報。即使如此,香港人持續挑戰北京的行動表現仍相當出色,他們仍持續的對抗中共政府對基本權利與自由的普遍性限制,包括拒絕接受中共政府預先指定領導人的民主假象。

We call on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to immediately release the 12 Hong Kongers who have been detained as a direct result of their human rights activism.
我們呼籲中國當局,立刻釋放十二名香港抗爭者,莫以監禁作為他們為人權行動的代價。

We call on world governments to take urgent action to press Chinese authorities, in the strongest possible terms, to release the Hong Kong 12. Governments must continue public pressure and demands along with concrete actions to support the peaceful exercise of rights by Hong Kong people. 
我們呼籲世界各國政府,採取緊急行動用盡全部可能的手段,對中共政府施壓,要求釋放12名香港抗爭者。各國政府必須持續施以國際上的公共壓力,並以具體行動支持香港人和平行動的權利。

We express our solidarity with the Hong Kong movement for democracy and rights, and we salute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for refusing to remain silent as Beijing reneges on its promise of universal suffrage and democratic reforms.
我們與香港的民主及人權運動站在一起,並且對北京違反普選及民主改革承諾選擇挺身而出的香港人致敬。

Names of the Hong Kong 12(12港人名單):

Hoang Lam Phuc | 黃臨福 | 16

Cheng Tsz Ho | 鄭子豪 | 17 

Liu Tsz Man | 廖子文 | 17, now 18

Kok Tse Lun | 郭子麟 | 18 

Cheung Ming Yu | 張銘裕 | 20 

Yim Man Him | 嚴文謙 | 21 

Cheung Chun Fu | 張俊富 | 22 

Li Tsz Yin  | 李子賢 | 29

Li Yu Hin (Andy Li) | 李宇軒 | 

Wong Wai Yin | 黃偉然 | 29 

Tang Kai Yin | 鄧棨然 | 30

Quinn Moon | 喬映瑜 | 33 


Signed(全球連署團體):
  1. Aref International Onlus

  2. Amigos de Tíbet Colombia

  3. Asociación Cultural Tibetano Costarricense

  4. Asian Solidarity Council for Freedom and Democracy

  5. ASSOCIATION FRANCE TIBET

  6. Australia Tibet Council

  7. Australian Uyghur Tangritagh Women's Association

  8. Boston Uyghur Association

  9. Casa Tíbet México

  10. Campaign for Uyhgurs

  11. 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

  12. Citizen Power Initiatives for China

  13. Canada Tibet Committee

  14. China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

  15. China Democracy Party 

  16. Daily Hongkong

  17. Defend Democracy

  18. Étudiants pour un Tibet Libre

  19. Frankfurt Stands With Hong Kong

  20. Free Indo-Pacific Alliance

  21. Free Tibet

  22. Hong Kongers in San Francisco Bay Area

  23. Hong Kong Committee in Norway

  24. Hong Kong Forum, Los Angeles

  25. Hong Kong Political Affairs and Social Services (HKPASS) at UC Davis

  26. Human Rights Network for Tibet and Taiwan

  27. Humanitarian China

  28. Human Rights in China

  29. 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

  30. International Service for Human Rights

  31. 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Human Rights - Sweden

  32. International Tibet Network Secretariat

  33. Gesellschaft für Menschenrechte (IGFM)

  34. Japan Uyghur Union/ 日本ウイグル連盟

  35. Keep Taiwan Free

  36. La Federacion of Cantonia

  37. Lamp of Liberty

  38. Lawyers' Rights Watch Canada

  39. Les Amis du Tibet, Luxembourg

  40. Libertyusa

  41. LUNGTA - Actief voor Tibet

  42. National Committee of Democracy Party of China

  43. NorCal HK Club

  44. NOW!

  45. Rangzen Movimento Tibete Livre, Brasil

  46. REACH India Group



  1. Safeguarding Defenders

  2. Santa Barbara Friends of Tibet

  3. Save Tibet Indonesia

  4. Save Tibet, Austria

  5. Students for a Free Tibet - Japan

  6. Sierra Friends of Tibet

  7. Sounds of the Silenced - SOS

  8. Southern Mongolia Congress

  9. The National Foundation Alliance of Hong Kong

  10. 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Center

  11. Stand With Hong Kong Vienna

  12. Students for a Free Tibet

  13. Students for a Free Tibet - Denmark

  14. SumOfUs

  15. Swedish Tibet Committee

  16. Tíbet Patria Libre - Uruguay

  17. Taiwan Independence Project

  18. The National Foundation Alliance of Hong Kong

  19. The Norwegian Tibet Committee

  20. Tibet Action Institute

  21. Tibet Initiative Deutschland e.V.

  22. Tíbet Mx

  23. Tibet Support Group Ireland

  24. Tibet Justice Center

  25. Tibetan Community in Britain

  26. Tibetan Community of New York and New Jersey

  27. Tibetan Community in Sweden

  28. Tibetan community of South Australia

  29. Tokyo Tibetan Community

  30. Toronto Association for Democracy in China

  31. Torontonian HongKongers Action Group

  32. Unified Buddhist Church of Vietnam

  33. US Hongkongers Club

  34. 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

  35. Voces de Tíbet México

  36. Vancouver Society in Support of Democratic Movement

  37. Vancouverites Concerned About Hong Kong

  38. Victoria Hong Kong Tertiary Student Association

  39. Viet Tan

  40. We The Hongkongers

  41. World Uyghur Congress

  42. 台灣永社 Taiwan Forever Association

  43. 臺灣東突厥斯坦協會 Taiwan East Turkestan Association

  44. 芝援香港 Global Solidarity with Hong Kong - Chicago


全球連署詳情資訊請見International Tibet Network:

【拯救12港人全球行動──台灣線聲明】


12名港人在未知水域被中國海警強行帶走,秘密關押於深圳的看守所之內,杳無音訊,至今已兩個月;關押期間,中國當局剝奪了12名港人種種基本權利。中國及香港政府處理今次事件的手法,進一步印證兩地政府對基本人權、公民政治權利與司法公正的漠視。

中國的威權價值不斷對外擴張,多次以「人質外交」手段,扣押其他司法管轄區的公民,以達致中國政府的政治目的;今次12港人事件,同樣是中國政府基於政治理由、以法律為藉口,用秘密關押甚至酷刑為手段,不符比例的政治打壓。

秘密關押兩個月,12港人無法與家人聯絡,無法自行選擇法律代表,家屬委託的律師則被中國當局威逼退出案件。被捕港人不受任何保障,被剝奪接受醫治及獲得藥物的權利,極可能受到酷刑對待,甚至被逼認罪。

在此,全球港人,以及關心香港局勢及人權問題的人士,向中國政府提出以下請求:
一、立即釋放12港人回港;

二、確保政治犯的基本權利,包括自行選擇法律代表的權利、接受醫治的權利,以及與外界通訊的權利。
我們同時促請認同人權價值的世界各地政府,循官方渠道向中國當局表達對12港人處境的關注,要求釋放12人。

我們呼籲台灣政府及國際社會:
一、面對所有處於急難處境,嘗試來台求援的港人,我們呼籲台灣政府,#該救就救,並逐步建立起明文機制,予以保密,確保其在台的基本人權。

二、呼籲今年APEC主辦國馬來西亞讓台灣蔡英文總統與國家人權委員會陳菊主委,出席經濟領袖峰會,並提出「#亞太人權法院」倡議。基於自由民主的價值聯盟,要成為區域經貿整合的第一步,藉以反制港版國安法對全球經貿秩序與國家安全帶來的威脅與破壞。
香港人不懈抗爭,正是為了讓這樣的壓迫不再重演,讓香港人得以享有免於政治打壓與恐懼的自由。即使面對中國政府無所不用其極的政治壓迫,香港人亦絕不放棄爭取,必將奮戰至香港真正民主、港人得享自由的一日。

願12手足早日歸來。

【1025台灣撐港遊行|全球集氣要求釋放十二手足】

1025台灣撐港遊行|全球集氣要求釋放十二手足

集合時間:
2020年10月25號(日)14:00集合,14:30出發
集合地點:台北忠孝復興站 SOGO前廣場
遊行路線:[起點] 忠孝復興SOGO 一樓廣場→ 捷運市政府站→ 中國銀行→ 台北市政府→ [終點] 香港經貿辦事處


今年在8月23日,12名參與反送中運動的香港抗爭者,疑在潛逃台灣途中,被逮捕至中國。

直至10月25日,12港人被中國秘密關押已達兩個月,仍無法與家人通話,尚未會見家人所委託的維權律師。中共政府更逕自指定代表律師,並控告「偷越國境罪」及「組織他人偷越國境罪」。
 
面對中國不透明的司法、黑箱訴訟及濫用酷刑,香港政府不僅無能,甚至合謀將港人送中。12港人至今情況不明,令人憂心。由過往中共處理政治犯的經驗可知,國際關注絕對是保障12港人安危及爭取早日釋放的重要手段。
 
因此,台灣公民團體響應12港人關注組,於10月25日在台北發起撐港遊行,呼籲台灣社會共同聲援,要求中國立即釋放12港人。
 
面對所有處於急難處境,嘗試來台求援的港人,我們呼籲台灣政府,該救就救,並逐步建立起明文機制,予以保密,確保其在台的基本人權。
 
我們更期盼蔡英文總統擔起維護亞太區域自由、民主、人權的角色與責任,在今年APEC會議上提出「亞太人權法院」倡議,讓基於自由民主的價值聯盟,成為區域經貿整合的第一步,反制港版國安法對全球和平秩序帶來的威脅與破壞。


【活動訴求】

 ▌全球共同聲援內容|我們要求中國和香港政府:
  1. 立即釋放12港人。
  2. 停止秘密關押。
  3. 停止阻撓家屬律師會見事人。
  4. 公開官派律師身份。
  5. 馬上公開船隻雷達紀錄。
  6.香港官員與家屬會面並予以協助。
  7. 安排藥物予有需要的被拘留者。

 ▌撐港台灣線|我們呼籲台灣政府與國際社會:
  1. 對任何管道入境的尋求庇護者,台灣政府應予保密,並建立明確法制保障其基本人權。
  2. 推動國際社會建立亞太人權機制,拆掉港版國安法。

【注意事項】
  1. 穿著黃色/黑色衣服
  2. 防疫期間,請攜帶口罩
  3. 近期臺北天氣不穩,請自備雨具(黃色雨衣、黃傘為佳)

【主辦團體】

【聲援團體】
西藏台灣人權連線、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好民文化行動協會、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婦女新知基金會、臺灣青年民主協會、臺灣學生聯合會、台灣香港協會、人本教育基金會、台灣民間支援香港協會、新台灣和平基金會、鄭南榕基金會紀念館、Fridays For Future, PCT、搶救台灣行動聯盟、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臺灣學論議題論壇、台灣制憲基金會、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台灣勞工陣線協會、共生音樂節、社團法人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行動山棧花、北社、台南香港關注組、維多利打狗、台灣教授協會、社會科學實踐種子論壇、台大學生會、文化大學學生會、六六 LiuLiu、財團法人青平台基金會、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亞大不學無術丈量室、東吳難容社、中教大摸索社、靜宜尋根樹、環境法律人協會、臺北市立大學學生會

【會後新聞稿】「1025台灣撐港遊行 全球集氣要求釋放十二手足」記者會


1025台灣撐港遊行 全球集氣要求釋放十二手足
APEC倡議「亞太人權法院」 拆掉港版國安法

台灣公民團體響應香港「12港人關注組」,預計於10月25號(日)在台北忠孝復興捷運站發起撐港遊行,前往香港經貿文化辦事處表達訴求;遊行途經中國銀行大廈,主辦方呼籲台灣社會共同聲援,加入遊行,要求中國立即釋放12港人。

遊行發起團體於今日(22號)召開行前說明記者會,香港邊城青年理事長李芃萱說明,1025撐港遊行選定在12港人被中國秘密關押滿兩個月的時刻,為了響應全球串聯行動,施壓中國政府。她表示,今年在8月23日,12名參與反送中運動的香港抗爭者,疑在潛逃台灣途中,遭中國逮捕,但直至現在,仍無法與家人通話,也未會見家人所委託的維權律師;中國政府更逕自指定代表律師,並控告「偷越國境罪」及「組織他人偷越國境罪」。

李芃萱認為,中國司法程序不透明,充斥黑箱訴訟及濫用酷刑,而12港人至今情況不明,令人憂心;本次遊行更期盼台灣政府,徹底實踐援港承諾,面對所有處於急難處境,透過任何途徑嘗試抵台求援的港人,我們該救就救,並逐步建立起明文機制,予以保密,確保其在台的基本人權。

本次遊行出發前將有蔡瑞月舞蹈社帶來「魁儡上陣」的舞蹈演出,以母親於白色恐怖時期失去小孩的意象,呈現香港的急難處境。現場公民團體更呼籲今年APEC年會主辦國馬來西亞,讓蔡英文總統與國家人權委員會陳菊主委出席APEC經濟領袖峰會,提出成立「亞太人權法院」的倡議,以區域人權保障體系的力量,反制中國威權擴張與「港版國安法」的威脅。主辦團體並呼籲所有政黨在國際局勢動盪的時刻,持續關心香港議題,一起在週日上街遊行,因為撐香港就是撐台灣,唯有國際社群共同團結,才能有效制止中國政府的危險作為。

全球救援12港人 台灣撐港從不缺席

香港邊城青年秘書長Justine表示,這個週末有超過20個城市響應「國際連動,聲援12港人」全球串連活動,台灣的10/25撐港遊行也是其中之一。Justine明言, 2019年香港有兩百萬人出來遊行反對送中條例,如今有12個香港年輕人「被送中」,遭受中國不透明的司法程序所苦,所以我們更加不可以忘記這12位年輕人的名字。

Justine指出中國政府把香港的自由越來越收窄,但是一眾在海外支持香港的人會更加努力。Justine特別感謝台灣民眾,從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到2020年港版國安法實施,包含台灣在內的國際社群從不缺席。她持續呼籲台灣民眾在本週日站出來,以實際行動和香港齊上齊落。

香港政治評論人桑普律師細數12位被中國秘密關押的香港年輕人,其中有30歲的銷售員、29歲的電腦工程師,皆由中國逕自派遣官方律師,乃至於在法理上無法自行委任律師的16歲的抗爭者,都被拒絕與家屬與律師會面,被剝奪一切人權保障。根據中國法律,中國律師被要求自覺擁護共產黨的領導,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他認為,國際關注聲量愈大,即愈有可能實質影響中國是否人道對待12港人,甚至有效影響其政策走向。

掌握台灣的國際發牌權 從援港庇護與亞太人權法院做起

台灣人權促進會法務主任王曦認為,台灣作為奉行自由民主體制的國家,當尋求庇護者到達台灣後,應該名符其實給予所有人都享有基本人權。她強調,基本人權並不因合法或非法入境等情境差異而有所不同,這點是民主台灣和人治中國之間決定性不同。

王曦以他國經驗為例,指出包括美國及加拿大在內,有難民明文制度的國家並不會因為當事人非法入境就剝奪他們主張難民身份的權利。王曦主張,台灣政府對任何管道入境的尋求庇護者,都應遵守個案倫理,恪遵保密原則,並著手建立明確法制保障其基本人權;她又提及台權會今年提出的《難民法》草案為參考:除了遵守最基本的不遣返原則之外,草案第十一條「未經許可入國之外國人或無國籍人,曾依本法申請難民身份認定,不適用入出國及移民法第七十四條規定。」便是明文豁免尋求庇護者適用因非法入境可能觸犯的刑罰規定。

經濟民主連合研究員江旻諺表示,中國人大制定的港版國安法,已危及各國商務人士、在港就學、工作、旅遊、過境旅客的人身自由,確實有必要在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 規劃中,納入人權機制。他說明, FTAAP 是 APEC 會員國從1994年共同發表的《茂物宣言》,及2010 年《橫濱領袖宣言》以來,實現經濟整合及茂物目標之主要工具,宣示要在2020年完成貿易與投資自由化的目標。

江旻諺強調,台灣作為APEC的會員國,這意味FTAAP的籌畫、談判與未來的成立,無法排除台灣的參與。今年適逢《茂物宣言》原預定的目標達成年,台灣應爭取由蔡英文總統與國家人權委員會陳菊主任委員連袂出席APEC峰會,倡議於FTAAP(亞太自由貿易區)規劃中,納入亞太人權法院,好好把握難得的發牌權。

江旻諺補充,就美中貿易戰的經驗看來,將來真正能促成區域經貿整合的關鍵不再是「關稅減讓」,而是跨國經貿衝突的紛爭解決機制,其中即包括處理投資爭議、智慧財產權爭議的機制,以及各國人員跨境密切流動所衍生的人權問題,例如菲律賓的電信詐欺犯應遣返何國?在中國遭秘密關押、限制人身自由的外國公民、商務人士如李明哲、李孟居、銅鑼灣書店老闆可否尋求法院救濟?江旻諺指出,台灣應該借鏡歐盟經驗,讓亞太人權法院在亞太區域整合過程中扮演「人權價值整合」的功能,成為區域整合與經貿合作的重要支柱。

反擊中國戰狼外交 撐港決心不會改變

在台港生、同時是文化大學的學生會會長的陳維聰表示,香港政府針對12港人案的說法前後矛盾,起初表達毫不知情,但卻被民眾發現香港警察曾派出飛機全程監察,直到確認他們被中國水警拘捕。他強調,如同中國派人動手毆打台灣駐斐濟的外交官,12港人案同樣展露出中國對外流氓般的行徑。他呼籲台港團結抗衡中國戰狼外交的威脅。

臺灣學生聯合會副秘書長黃彥誠出席聲援遊行,並表示,從反送中運動以來,都台灣學生了解到台灣民主並非理所當然,因此投入更多公共參與。他也提到近期泰國學運中的大學生展現了非凡的道德勇氣,令人欽佩。然而台灣卻接連發生何韻詩、林榮基遭潑漆,以及保護傘餐廳被人潑糞的憾事,港人在民主台灣竟也無法免於恐懼。他號召更多青年走上街頭,讓中國知道台灣撐港的決心不變,給予香港人最直接的支持。

--

【記者會資訊】
時間:2020年10月22日(四)上午十點
地點:香港經濟貿易文化辦事處大門前(台北市松高路11號)

出席:
 Justine|香港邊城青年秘書長
 王 曦|台灣人權促進會法務主任
 江旻諺|經濟民主連合研究員、台灣公民陣線秘書長
 桑 普|香港政治評論人、律師
 陳維聰|文化大學學生會會長、在台港人
 黃彥誠|臺灣學生聯合會副秘書長
主持:
 李芃萱|香港邊城青年理事長

媒體聯絡人:李芃萱

2020年10月20日 星期二

悲喜憲政十月天

羅承宗(作者為南台科技大學財經法律所教授兼所長、永社理事)

思想坦克/天將奔烈 2020.10.20

這個10月,很憲法,但一喜一悲。第10屆立法院修憲委員會於6日啟動,久違的修憲又再度開啟,值得慶幸。然而由制憲基金會董事長辜寬敏先生領銜提出,「您是否同意要求總統推動制定一部符合台灣現狀的新憲法?」的公投提案,卻於16日遭中選會駁回,則令人悲鳴浩嘆。

誠如公法學者林明昕教授剖析,現行「龍的憲法」不符憲政原理、破綻之處甚多。誠如學者分析,有關「五權憲法」、「萬能政府」的制度設計的良窳,以今日眼光來看,除若干意識型態問題不考慮外,學者認為其實已經判若分明,殊無見仁見智、足資爭訟之餘地。由此觀之,相較於「修憲路線」遭逢處處侷限的窘困,「制憲路線」才是讓台灣憲法走向在地化與現代化的最佳途徑。

尤其,只要台灣仍然在這部「中國共和國」憲法(Republic of China的直接翻譯)陰影籠罩下,就永遠無法擺脫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糾葛牽連,整部憲法砍掉重練,才是正辦。

1926年出生、親身經歷20世紀大時代戰亂的辜寬敏先生洞悉時局,體悟唯有制定具有規範性的新憲法,明確國家定位、強化人權篇章、重整政府組織、充實基本國策、降低修憲門檻,才能讓憲法相容於70多年來以台灣為主體之發展脈絡,讓人民的憲政生活與憲法規定一致。為達成此目的,因此發動連署以提出全國性投票方式,促請總統推動制定新憲。如今橫遭中選會駁回,可謂台灣憲政史上的一大挫敗。

「推動制定的新憲法」與蔡總統現行憲改政策相同?

為何駁回「您是否同意要求總統推動制定一部符合台灣現狀的新憲法?」公投提案,中選會的第一個理由,主要係以最高行政法院105年度判字第127號判決「倘人民意見與政府現行政策一致,實無再藉由公民投票肯定民意與現行政策相同之必要」見解,進而宣稱目前由總統推動、立法院啟動的修憲工程應已達原提案,亦即推動制定符合台灣現狀新憲法之目的,中選會因此委婉地認為「是否有再藉由公民投票肯定民意與現行政策相同之必要,殊值審酌」。

前揭最高行政法院105年度判字第127號判決或許不無道理,但辜寬敏先生「推動制定新憲法」的公投提案真的與蔡總統現行憲改政策相同嗎?則值得進一步比較。單以揚棄中華民國憲政體制框架來看,這一點乃是制定台灣現狀新憲法的不可或缺要素,迄今卻從沒有被列在蔡英文總統宣示推動憲改工程清單裡。

更淺白地說,一旦制定符合台灣現狀新憲法的願望能成就,則台灣人民護照上,只有堂堂正正的TAIWAN之名,而無庸在與中華民國/ROC字樣牽扯不清。相較之下,蔡總統目前所推動的修憲工程,縱使獲得最大程度的滿足,五權改成了三權、建立權責相符的總統制、包括18歲公民權在內的人權清單也大幅增補,但那中華民國四個大字,依舊揮之不去。由此來看,中選會所謂「鑒於現行憲法並未限制立法院修憲之條次、提案次數或提案多寡,是總統及代議體制之作為應已達原提案之目的」云云,實則出於虛構與杜撰。

現行憲法僅修憲程序,故不能用公投敦促總統推動制定新憲法?

中選會另一個駁回公投提案的理由,在於宣稱現行憲法體制下,僅修憲程序,殊無重新制憲程序,由於體制外的(制憲)會議並未見於現行憲法,因此認為此公投案並非憲法規定下的公投案云云。中選會這種論點是否經得起檢視,也殊值懷疑。

假設,吾人虛擬「您是否同意要求總統推動司法改革工程?」公投提案,其中此一程序始自召開體制外的「司法改革國事會議」,試圖藉此體制外機制來「廣泛徵集民意,納入政府部門、專業社群、民間社會的共同參與,凝聚改革方向,形成有效共識」。若按照中選會駁回提案的相同邏輯,由於「司法改革國事會議」也屬現行憲法與其他法制未規定的體制外程序,因此就會得出「人民不得用公投方式敦促總統推動司法改革」的弔詭結論。

蔡總統在第一個任期裡,推動了體制外的「司法改革國事會議」,並獲致若干程度的成功。倘若未來司法問題又再高度惡化,但新的總統又對司法改革漠不關心時,人民卻不得以公投敦促總統比照前例,用體制外會議推動司改。中選會,是想傳達這樣的訊息嗎?

拿「統治行為」理論阻擋新憲公投提案

中選會再駁回理由裡,提及「本案所欲『敦促』總統權責事項,似屬統治行為,既不受司法審判,基於同一法理,自亦不受公投結果實質上之拘束」云云。中選會為了駁回敦促總統推動制定台灣新憲法的公投提案,扛出1993年司法院釋字第328號解釋因逃避釐清中華民國領土範圍而惡用的統治行為理論,讓人笑中帶淚。

司法院釋字第328號解釋所謂「國家領土之範圍如何界定,純屬政治問題」云云,本身就是個荒唐的錯誤結論。詳言之,外國舶來引入統治行為理論本身沒什麼問題,基於權力分立憲政原理下,行政、特別是政治有其固有核心領域,民主正當性薄弱的法院應自我克制,不審查政治問題,有其道理可循。只是,中華民國領土範圍,本身不是什麼政治問題,而是個非常重要的日常法律適用問題。尤其在刑事法的領域,在領域內犯罪與領域外犯罪,有時輕重有別,若沒有清楚釐清領土範圍,則法律適用則會產生諸多錯亂。

要之,統治行為理論,主要是法院為了迴避政治問題所創造出的理論,在我國的首次登場,領土範圍問題不該迴避而迴避,司法院釋字第328號解釋是個錯誤的惡用。人民以公投方式敦促總統推動制定一部符合台灣現狀的新憲法,主要涉及的對象在總統、行政機關與人民之間,與法院的司法審查有何關連?讓人費解。

要之,總統要不要走體制外程序推動制憲或許是個政治問題,但作為主權者的人民以公投方式敦促民選的總統推動,相當符合公投法實踐國民主權原則的立法本旨。作為獨立行政機關的中選會,為了駁回人民的公投提案,居然搬出了法院迴避特定審查議題的統治行為理論,此舉堪稱法學上的獨創的特殊見解,讓人深深感受到中選會為駁回本案的堅決態度與良苦用心。

2020年10月12日 星期一

Google掀開中華民國的秘密

羅承宗(作者為南台科技大學財經法律所教授兼所長、永社理事)

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2020.10.12

十月十日剛過。但Google搜尋引擎被發現若輸入「中華民國建國時間」,顯示出來的是「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七日」。Google台灣公關表示因逢假日,與美國總部的時差,還需要一點時間進行內部調查(才能答覆)。生於中國的中華民國成立於一九一一年,Google的建國日期訊息的確弔詭;但若是指「在台灣」、這個台味十足的中華民國,則饒富歷史趣味。

話說一九五○年三月六日,蔣介石於台北市中山堂主持總理紀念週講演,先以「亡國之奴」自稱,對一般黨員及民意代表則稱為「亡國之主」。同月十三日,蔣介石在革命實踐研究院以「復職的目的與使命」為題,發表演講,又再次提及:「我們的中華民國到去年終就隨大陸淪陷而已經滅亡了!我們今天都已成了亡國之民…」等語,並進而表示復職的使命和目的就是「恢復中華民國,消滅共產國際」云云。

蔣介石自稱「亡國」的前一年,一九四九年,對台灣海峽兩岸來說,都是個關鍵的歷史轉捩點。在這一年,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毛澤東,於十月一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舉行開國大典,中華人民共和國自始肇建,民國終焉。至於「轉進」台灣的中國國民黨總裁蔣介石,對這點也知之甚詳,才會有「中華民國到去年(一九四九年)終就隨大陸淪陷而已經滅亡」的感嘆。

我們是誰?以一九四九年作為原點,台灣名義上迄今為止雖仍以一九一一年成立、一九四九年已實質滅亡的「中華民國」作為裝扮性國號,並繼受來自中華民國的法律體制,但實質上是個嶄新的國度,尤其自始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之外。而這個名義上與實質上呈現的巨大落差,則是數十年來台灣政治紛擾的重要根源之一。如何透過憲政改革,讓名實相副,則是台灣當下最重要的政治改革工程之首。

龍應台與愛因斯坦

林佳和(作者為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澄社社長、永社監事)

蘋果日報/蘋評理 2020.10.11

大概不會有理性而稍正常之人,會積極宣揚戰爭,反對和平,稱頌文明要不淪亡、至少即將趨近毀滅,日日興奮以待。反戰(anti-war-ism),根本就是現代人的基本款,不必掛在嘴巴上,差別的只是:必要時,要不要投身戰爭?不論為防禦、保家衛國或人道干預之目的?知名文化人龍應台女士,數日前一段「戰爭是可以把人民當籌碼、豪賭一盤的嗎?戰爭是可以當綜藝茶餘飯後隨便聊聊的嗎?怎麼我看見的卻是文明所有細節的毀滅呢?不管你說什麼,我反戰。」讓人感佩其不分青紅皂白的熱愛和平之餘,不免想起愛因斯坦。

姑息綏靖帶來文明毀滅

以相對論聞名的物理學家愛因斯坦,許多人都知道,他也是一次大戰後歐洲知名的和平運動者,所謂綏靖主義者。在那猖狂又紛亂的極端年代,延續戰時無窮盡的仇恨與報復,愛因斯坦熱情支持國際聯盟,倡議和解政策,反對一切宣稱有理由具正當性的戰爭,努力創建世界和平,參加「拒絕戰爭!」宣揚行動。1928年,愛因斯坦支持拒服兵役、拒上戰場,贊成廢除徵兵制、普遍性裁軍、設立一國際聯盟之上的法律組織來確保和平,認為這是防止戰爭的有效手段。他善用自己的學術聲譽與崇高地位,不惜在任何場合疾言力爭,世人矚目,毀譽當然就參半。

美國歷史學者Fritz Stern言道:在那凡爾賽與希特勒之間的報復與仇恨年代,愛因斯坦成為狂熱而堅定的綏靖主義者,他深信和平與容忍,以至於竟看不到真正通往戰爭、有害和平的障礙與原因,究竟從何而來。

還好,物理學家迅速看清事實:1933年6月,他公開嚴斥絕對的綏靖主義者──雖然自己在不久前還是這個陣營的註冊商標:愛因斯坦呼籲西方,務必準備迎接德國啟動的戰爭,以解救歐洲與人類文明,整軍經武,厲兵秣馬,準備與納粹德國決一死戰,是唯一選擇。

愛因斯坦說:「面對現實,我無法閉上眼睛,如果閣下知曉保護其他自由國家的方法,個人樂意聽聞學習。然而,在當前所面臨的凶險尚未解除之前,我不知道究竟還有什麼不同選擇?如果真的沒有,請讓我們大家一起誠實以對……我無法理解,為何整體文明世界,無法攜手,一同結束這個當代的凶殘野蠻,難道世界看不出來,希特勒將席捲我們進入戰爭?」一語成讖,無奈戰爭大門已啟,悲劇終究無法避免,姑息綏靖,帶來的是龍女士念茲在茲的「文明所有細節的毀滅」。

看清局勢的綏靖主義者,當然不只愛因斯坦,但並不表示在行動上,必須轉向窮兵黷武、好戰成性,或乾脆宣揚投降主義,什麼首戰即終戰,自己的戰力叫做零,準備任人宰割。流亡瑞典的Kurt Tucholsky,就在給摯友的信中感嘆:「說自己不當綏靖主義者,就好像皮膚科醫生說,個人不欣賞膿包疔瘡,一樣的無聊。我反對挑釁干預的攻擊戰爭,然而,在熱情迎戰與努力積極的對抗,兩者之間仍有很大差距。不要戰爭?不代表我們不能做別的:杯葛,不合作,試圖在野蠻者的內部盡一切的努力,以防止戰爭。」

相對於和平運動者,納粹分子可看得一清二楚。希特勒直接上美國《紐約時報》,說著:我們跟任何人一樣愛好和平,納粹不反對綏靖主義,只要全世界站在跟我們相同的人道立場,同意每個國家都有維繫生存的權利;要創造和平,當然可以,不過請先理解支持一下德意志民族與人民的權利啊。納粹黨羽Konstantin Hierl也說,綏靖主義者有兩種,其一來自嬴弱、病態與蒼白,不過至少誠實,其二則完全是偽善型綏靖主義,它根本就是準備、至少有利於戰爭的政治鬥爭手段。偽善者總是濫用和平的廢話來試圖軟化敵人,其實最後癱瘓的是自己陣營。

龍女士對於和平的熱愛,文明細節的關懷,令人動容,但其他和平與文明的問題呢?香港?新疆再教育營?還是北京「民族與人民的權利」,作為準備攻台藉口,如此神似的希特勒語言?《孫子兵法》說,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鐵血宰相俾斯麥言,只要我們夠強,戰爭就不會發生。和平之目的,在於消滅邪惡,至少遠離,而非屈從卑膝,甚至視而不見,自溺為邪惡的幫凶共犯,這才是和平運動的真諦,守護文明之所繫。

2020年10月8日 星期四

1024「戰鬥為民主——反紅色滲透的世界經驗」永社新冷戰系列座談會(二)


敬請報名:https://forms.gle/v9PRRS8rsj6KqeEU7

中國和台灣真的還沒開戰嗎?以混合戰的角度來看,從中國政府對台全面滲透的那一刻起,戰爭便已開打。這種戰爭形式未必直接導致物理上的損害,但卻很可能摧毀台灣人民辛苦建立起的民主制度。

德國基於威瑪共和的經驗,在二戰後興起「防衛性民主」的討論,強調「濫用民主機制來破壞民主制度」是不能容許的。而為了防範民主制度受到威脅,有必要某種程度的限制個人自由。

在部分歐陸法系的民主國家,「防衛性民主」的理論與制度可謂蓬勃發展,並與許多人民權利發生緊張關係,尤其在反民主言論與仇恨言論等領域,言論自由權往往必須有所退讓。

相對的,美國則並未發展出「防衛性民主」這樣的概念。為何美國與歐洲民主國家會在政治理論上有如此的概念差異?美國又是以何種方式維繫自身的民主制度與價值?

回到台灣,「防衛性民主」能否作為我們因應中國滲透、限制各種反民主言論與行為的理論基礎?如果可以,該如何做?如果不行,又是基於何種理由?藉由比較世界各國如何面對威權滲透與維繫民主制度之經驗,本次座談會希望探討台灣對抗民主之敵的可能模式,並且平衡防衛性民主之理念與人民權利之保障。

時間:2020/10/24(六)10:00~12:30,09:30開始報到
地點:台灣教授協會 B1會議室(台北市臨沂街25巷15號B1,捷運忠孝新生站2號出口)

共同主辦:永社、台灣教授協會
視覺設計:褚婉琳

【座談陣容】

致詞人:黃帝穎/律師、永社理事長、台灣教授協會會員
主持人:鄭文龍/律師、永社常務理事
引言人:張雁翔/律師、美國印第安納大學法學博士
與談人:王思為/南華大學國際事務與企業學系副教授
    江雅綺/台北科技大學智慧財產權研究所副教授
    林佳和/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楊聰榮/台灣師範大學華語文教學系副教授

時間分配:
致詞人5min、主持人10min、引言人25min、與談人15min、問題討論50min

【注意事項】

1. 因應疫情現狀,出席參與敬請務必配戴口罩,並於入場前以酒精消毒雙手
2. 現場提供冷熱水,為落實環保,請各位參加者自備環保杯。
3. 為持續座談會熱度,中場無休息,若有飲食或如廁需求,請自行安靜前往。
4. 綜合討論時段每人發言請以2分鐘為限(含講者)。
5. 本場活動完畢後預計三週內,除事先說明不方便錄影的部分以外,將上傳現場錄影檔案及相關資料、紀錄至永社網站,歡迎上網觀看。

報名網址:https://forms.gle/v9PRRS8rsj6KqeEU7
活動頁面: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717559072437876/

譴責迫害維族 呼籲抵制北京冬奧

何朝棟(作者為律師、臺灣東突厥斯坦協會理事長、永社社員)

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2020.10.08
https://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404619

就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揭發中共在新疆的維吾爾人集中營真相之際,習近平在日前的新疆工作會議上公然表示,「新疆民眾的幸福感不斷增強」,再次凸顯出中共壓迫人權、欺騙世人的一貫行徑。

去年十月,台灣東突厥斯坦協會和台灣圖博之友會共同舉辦「沒有圍牆的監獄︱維吾爾的今天」,希望在維吾爾被壓迫愈趨嚴峻之際,讓更多台灣人認識此議題。在此同時,中共在東突所進行的如強迫再教育營、生活全面監控等箝制自由的種種暴行,持續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

其中,美國政府所採取的行動最積極。今年七月美國政府宣佈鎖定中共三位高官:被視為「集中營政策一把手」的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被稱為「拘留營設計師」的新疆黨委政法委書記朱海侖,以及新疆公安廳黨委書記王明山實施制裁,這是美國制裁中共官員中最高層級。接著美國再對侵犯維吾爾人權的幾十家中國企業及機構進行制裁,也再擴增對現任中共新疆官員的制裁。

但是,中共對東突維吾爾人的壓迫反而變本加厲。除了惡名昭彰的再教育營外,今年國際媒體揭露中共在新疆進行「生育控制」,導致和田、喀什地區,生育率在二○一五至二○一八年間驟降了六十%。中國政府為新疆計劃生育投入數以億計的資金,讓這個原本人口增長率排名前列的省級行政區,在短短幾年內,成為全國人口增長最慢的地區。國際人士普遍認為,這是中共當局對維吾爾人進行的種族滅絕政策。

雖然國際間開始關注維吾爾人權議題,也採取部分行動,但是和中共加速壓迫維吾爾人民、毀滅維吾爾宗教文化的速度相比,我們深感拯救維吾爾民族的工作是在與時間賽跑,片刻不能停。

日前已經有一百六十個人權團體向國際奧委會表達,考量中共惡劣的人權紀錄,取消二○二二年北京將舉辦的冬季奧運。在此,我們呼籲所有關心中國境內各民族宗教自由及人權的人士,持續施壓國際奧會取消北京冬奧,否則杯葛北京冬奧,不要讓國際奧委會成為第二個國際衛生組織而蒙羞。

2020年10月5日 星期一

先釐清扁案追殺,再跟馬前總統談和解吧

羅承宗(作者為南台科技大學財經法律所教授兼所長、永社理事)

思想坦克/天將奔烈 2020.10.05

還在保外就醫狀態的前總統陳水扁,於本月一日與馬英九、郝龍斌、吳伯雄、黃大洲等歷任台北市市長,在現任台北市長柯文哲邀請下,出席「台北設市百年交流分享」。陳前總統於致詞中提到,不管政黨黨派、民選官派台北市長都能這樣坐下來談話,為何朝野不能坐下來談?兩岸不能坐下來談?不論是何種交流互動,他認為只要齊聚一堂,大家願意坐下來談就是好事,希望今天的盛會是一個起頭,未來也能看到朝野和解、兩岸和解云云,一副其樂融融貌。

尤其,台北設市百年,受邀的前市長們理應分享的是過去的城市治理經驗,陳前總統卻主動拉高到國政層次,展望未來,闊談和解。甚至活動結束準備合影時,還主動上前和前總統馬英九握手交談。

這個活動橋段,原本是為了台北市現任市長柯文哲搭的政治舞台。可惜遇到了不按牌理出牌的政治老江湖,柯文哲所念茲在茲的網路聲量,頓時流向了陳前總統。從被報導的數量來看,陳前總統完勝在場的現任/歷任台北市長們。只是事過境遷後冷靜思考,陳前總統口中隨意拋出的所謂朝野和解,是不是有些邏輯跳躍呢?

「哀司法已死,甘為台灣人民坐黑牢」的陳前總統

「哀司法已死、悼民主退步,甘為台灣人民坐黑牢、願為台灣國奉獻生命,反威權反共產反獨裁、要主權要自由要民主、顧台灣拼中國,台灣中國一邊一國,起來吧撩落去,嘜放棄,咱一定會成功」。這段新詩引自於陳水扁於2009年1月所著《台灣十字架》(42-43頁),陳前總統稱這是「牢」記在心坎裡的心語。筆者就以此當作座標軸,來談談和解的意義。

先從朝野和解談起,「哀司法已死,甘為台灣人民坐黑牢」等語,顯示著陳前總統認為針對他與親信家人過去一系列的法院審判活動,都帶著政治追殺的色彩。這樣的主張,並非空穴來風。記得2008年12月12日陳前總統遭起訴後,旋即由台北地方法院公開抽籤決定的周占春法官擔任羈押裁定庭審判長。在周法官分別於同年12月13日、12月19日二度決定陳前總統無羈押必要、無保釋放後,台北地方法院於12月25日以閉門會議決定將本案從周占春法官,承辦之國務機要費案、龍潭案、南港案即所謂洗錢案共四大案併入原國務費案承審合議庭,即蔡守訓、徐千惠與吳定亞三位法官審理。

這個扁案「換法官」事件公然違反法定法官原則,一時之間輿論嘩然,不僅平時不便對審判中個案發表意見的法官也難以容忍,包括:洪英花、黃瑞華、林孟皇、陳憲裕、張升星…等法官勇於投書批判。法學界更是批判連連。如專攻刑事訴訟法的台大法律學院王兆鵬教授當時更嚴詞指摘,本案不是蔡守訓審判陳水扁,而是「人民在審判司法」。

接著陳前總統所涉及的國務機要費案於2009年9月11日由台北地方法院宣判,陳前總統夫婦遭蔡守訓審判長的合議庭重判無期徒刑。然而同一個合議庭在2007年8月14日,卻判決馬英九特別費案無罪。同一法庭對於類似案件,做出的判決結果卻是南轅北轍,也讓人震撼。最後,筆者也想到2010年11月5日二次金改案一審判決無罪後,馬前總統兩日後旋即發表「司法不能孤立於社會,也不能背離人民期待」宣言,同時總統府發言人也出面批判「判決書觀點,與中華民國憲政實務、人民期待落差甚大,必須澄清。」

再經兩日後,馬總統又宴請行政、立法及司法院正副院長,法務部長曾勇夫、檢察總長黃世銘也出席宴會,會中馬總統再表示「不能漠視人民對部分法官做出違背人民合理期待判決的失望與憤怒」,並直指「台北地院對二次金改案扁家及金控業者全部無罪的判決結果,引發外界極大震撼與批評,顯示司法改革需加速進行,才能重振人民對司法信心」云云。

在馬前總統如此這般高度、密集關切下,果然同月11日龍潭案就被最高法院罕見以「自為判決」方式有罪定讞。 沒有真相,就沒有和解 綜上所述,筆者長年作為關心審檢枉法裁判、撰寫投書的研究者,陳前總統前述「哀司法已死..坐黑牢」等語,令人心酸。

只是更進一步來看,到底當時政治層峰如何操弄、干涉偵察與審判活動?箇中真相還在闇黑虛空裡,有待世人釐清。至於那些枉法裁判的檢察官與法官們,迄今也還藏匿在「司法獨立」的防護罩裡,未受到任何制裁。自認坐黑牢的陳前總統,難道不想知道事實真相的來龍去脈嗎?難道就甘願一輩子被司法烙印「貪扁」的羞恥印記嗎?

筆者相當贊同陳前總統「齊聚一堂,大家坐下來談」發言。只是談的內容,不該是和稀泥式的和解,而應直指扁案政治追殺的事實原委。畢竟「冤有頭,債有主」。文末,且用「沒有真相,就沒有和解」這句當代談論轉型正義的ABC常識,進呈予陳前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