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文章】1106「從司法官人事、考績與評鑑制度看台灣司法的積習與改革」永社司改系列座談會(十)

【置頂文章】1106「從司法官人事、考績與評鑑制度看台灣司法的積習與改革」永社司改系列座談會(十)
時間:2021/11/06(六)下午14:00~17:00,13:30開始報到                   地點:台大校友會館 三樓A會議室(台北市濟南路一段2-1號)                                    活動頁面: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461077021867768

2020年6月9日 星期二

高雄「又高又雄」?看見台灣人失語的歷史

姚孟昌(作者為輔仁大學法律學院助理教授、永社社員)

ETtoday新聞雲/雲論 2020.06.09
https://forum.ettoday.net/news/1733436

聽到陳以信委員在臉書上說出高雄是又高又雄的評論,我不會笑他。 因為我也有自己的高雄笑話。

嘉義民雄古名「打貓」

六七歲時,跟阿嬤假遶境進香之名去進行國旅。當遊覽車經過嘉義民雄時,導遊說這裡古名叫做「打貓」,這名字是跟南部的「打狗」一起得名。

為什麼台灣會有「打貓」與「打狗」這樣的地名? 話說當年鄭成功來台,見台灣人悍勇強橫、抗拒王化。 為了對付自古就有的台灣鯛民,國姓爺特別從中國進口兩隻老虎。想以強國強虎,鎮壓台灣人民。台灣人從沒看過老虎,一看這是什麼?嚇的半死!鄭成功洋洋得意告訴左右: 「治理台灣就必須進行恐怖統治,把台灣人壓的死死的,他們才會乖。」

那知飼虎者不小心,讓兩隻老虎逃脫。 一隻老虎往南跑到高雄, 高雄人嚇死了,他們說哪裡跑出這麼可怕的一隻大狗,好可怕!吃人還不吐骨頭。 大家受不了,決定打死這個禍患!最後眾志成城,真的把老虎打死了。 另外一隻跑到民雄這個地方,民雄人的反應跟高雄人一樣, 驚嚇後也把老虎給打死了。

鄭成功知道兩隻高價進口的老虎,死於台灣刁民之手後非常生氣,派人質問兩地人民為何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民雄人說沒有啊,我們打死的是一隻貓,只是這貓長的比較大隻。高雄人說,我們也是啊!他們民雄打貓,我們是打狗。

我一直深信這個故事,直到上大學知道台灣有平埔族存在後,才發現被騙了。原來「打貓」與「打狗」是平埔族社名的台語音譯。高雄、民雄又是日本人根據台語語音,翻成日語以漢字命名。國民黨來後,就用華語念日本人取的城市名稱。

台灣人失去話語權 任憑殖民者稱呼

城市名字的演化, 默默述說台灣人被統治後失語的歷史。台灣人是失去話語權與自家姓名的民族,只能任憑殖民者高興,想怎麼叫就怎麼叫。這不是跟黑人當人家奴隸後,被強迫改名為John或Harry,以及菲佣一律被叫成瑪麗亞一樣?

殖民化就是去民族的主體化。讓人忘記自身本源與自己歷史,忘記祖先是誰。讓民族失去自己的靈魂,從此行屍走肉,任人宰割。國民教育與鄉土故事都是殖民化的幫兇。殖民者壓迫原住民,也壓迫在土地上的弱勢者。有殖民的地方,是不會有人權的。

當陳以信會說出高雄就是又高又雄時,可能是因為無知,也可能因為他是以統治者的角度,看待台灣與台灣人民的歷史。威權黨國相信誰掌握政權,誰就掌握話語。掌握話語就能決定歷史,就決定人民的記憶。

憲法革新 拿回遺忘的歷史

台灣人若想要真正地出頭天,就不能只以在政治上獲得權力而自滿。要努力將被扭曲的歷史更正,把被迫遺忘的記憶拿回。憲政革新則是達成這目標的手段,各國皆是如此。

只是若人民沒有自覺,不願覺醒,憲政革新不過是修補好看,最後淪為口號,無法為人民去除殖民傷痕,建立自主人格。

這兩天看到陳以信的高雄就是又高又雄說,被年輕人笑的半死。連教育部小編都站出來,教導大家知道台灣地名的變化沿革。令我對台灣年輕一代懷抱無比希望。

真的,台灣應該好好地推動轉型正義,不只對黨國威權進行轉型正義,也對四百年的殖民體制進行轉型正義。讓台灣從內到外,新而又新。成為外在形骸與內在靈魂都能真正獨立自主的國家。

大家一起努力! 轉型正義加油! 憲法革新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