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文章】1106「從司法官人事、考績與評鑑制度看台灣司法的積習與改革」永社司改系列座談會(十)

【置頂文章】1106「從司法官人事、考績與評鑑制度看台灣司法的積習與改革」永社司改系列座談會(十)
時間:2021/11/06(六)下午14:00~17:00,13:30開始報到                   地點:台大校友會館 三樓A會議室(台北市濟南路一段2-1號)                                    活動頁面: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461077021867768

2019年10月22日 星期二

謊言、鉅款與婦聯會

羅承宗(作者為南台科技大學財經法律所副教授兼所長、永社理事)

思想坦克/天將奔烈 2019.10.21
https://www.voicettank.org/single-post/2019/10/21/102101

本月16日,婦聯會召開會員大會。以主委雷倩為首的「公益派」,與國民黨主席吳敦義配偶蔡令怡、潘維剛主導的「組黨派」,雙方鬥爭激烈,甚至連蒐集會員委託書的手法都上場,規格猶如民間豪門企業的經營權爭奪戰,令人咋舌。

從1950年的「中華婦女反共抗俄聯合會」,到1964年去俄更名「中華婦女反共聯合會」,再於1996年放棄「反共」,並更名「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婦聯會這個存在臺灣超過一甲子,雖於1990年時依《人民團體法》申請設立登記為政治團體,但由於《人民團體法》對社會團體乃至政黨採取低密度規範下,使得婦聯會依舊蒙上一層讓外界難以窺探的神秘面紗。

所幸,伴隨著2017年至2019年間黨產會的調查、處分相關作為,諸多跨世紀迷團,才逐漸攤在陽光底下,供世人參詳。

「年代久遠、無法提供」的跨世紀謊言

勞軍捐取自於臺灣人民,輿論關心其流向與帳冊明細,並非始於今。1995年4月,婦聯會前主委辜嚴倬雲雖對外表示「婦聯會當年接受的勞軍捐完全都用來蓋軍眷舍、勞軍、援外等,沒有一毛錢落入私人口袋中,目前還剩餘多少,她不便透露,但將在適當時機公布」云云。可惜的是,辜嚴倬雲承諾的「適當時機」一直沒有到來。

2000年民進黨執政後,在國會長期杯葛《黨產條例》立法的態勢下,雖然很努力地想要釐清婦聯會財務報表乃至勞軍捐輪廓,無奈遭逢到內外雙重阻礙。對內調查部分,儘管通令各機關調閱公文檔案,但無奈官僚體系若非消極懈怠,就是以「相關檔案因已逾《檔案管理法》保存年限而銷燬」作為搪塞。對外調查部分,雖亦屢次向婦聯會調閱相關資料,但大抵均遭婦聯會以「年代久遠、無法提供」作為抗拒藉口。

甚至到了今年4月,在辜嚴倬雲等銷毀婦聯會資料事件爆發後,辜嚴倬雲的委任律師在法院裡還在反覆援用這個說辭,令人莞爾。這些帳果真「年代久遠、無法提供」嗎?

以2018年作為分水嶺,在此之前,處於各說各話的渾沌狀態。在2018年黨產會發動數波資料調查後,被辜嚴倬雲等「銷毀清理」的那些資料固然已回天乏術,但剩餘不起眼檔案箱裡,黨產會卻赫然發現婦聯會「74次勞軍捐分撥會議紀錄」的機密卷宗。更值得注意的是,卷宗封面即「黃紙黑字」地忠實呈現了從1961年6月17日至1990年4月4日止,共74次記錄、完整無缺等相關文字。就這樣,「黃紙黑字」的婦聯會機密卷宗,戳破了「年代久遠、無法提供」這個由婦聯會杜撰的跨世紀謊言(進一步可詳參:勞軍捐史料 曝光過程真神奇)。

388億元的餘額鉅款

婦聯會作為一個年代久遠的政治團體,到今日仍然會有「組黨派」、「公益派」彼此爭奪主導權之事發生。這些人搶奪的,與其說是對老夫人的慈惠眷戀,倒不如是受數百億鉅款所感召。

撇開婦聯會近10年來已陸續捐給旗下四大基金會、辜家相關基金會、國民黨相關基金會與國民黨政治人物的那19億元「零錢」不談。婦聯會目前究竟多有錢?適逢今年4月臺北高等行政法院作出停止黨產會將婦聯會不當黨產移轉國有的108年度停字第26號裁定(審判長林惠瑜、法官黃莉莉、張瑜鳳)。在這份裁定的附表裡,相當清楚地揭露了資產現況。

首先就銀行存款部分,截至今年2月25日為止,總計為375億餘元。其次就有價證券部分,作為政治團體的婦聯會酷愛特定水泥股,手上全部股票是台泥(股票代號1101),截至今年2月25日市價為6億元,至於不動產部分,2019年公告現值亦為6億元。若全部加總,數額約為388億餘元。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是婦聯會常拿來溫情呼喚社會支持,並抗拒黨產會清查追討行為的慣用辭語,頗有唯美古風。只是若用最簡單的社會通念來思考:一個會員人數稀少且極微封閉的政治團體,數十年來鮮聞收取會費、亦無選舉募款、政黨補助金情況下,迄今「懷壁」388億餘元,該如何自圓其說?

依婦聯會辯稱,這些都是長年以來各地進出口公會自願捐輸累積而來。然而,在當年外匯管制時代,不繳勞軍捐的商人就無法結匯。這種猶如攔路虎強收過路財的惡霸行徑,已構成具有強制力的實質租稅,怎還有臉裝無辜稱「無罪」?

勞軍捐之惡,不僅國內有名,也驚動國際。1988年台美進行貿易諮商談判時,美方代表曾就我國勞軍捐問題提出詰問,並認為這是美國貨品進口的不公平障礙。甚至到了同年5月,此問題由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研商後,認為「勞軍捐缺乏法律依據,純屬不樂之捐,有關單位支用又無據可查」,遂進一步提出「應該加以廢除」之建議(參見:《經濟日報》,〈勞軍捐於法無據屬不樂之捐〉1988年5月23日,01版/要聞)。這些史實舊報紙一翻就有,無從隱匿。

轉型正義最後一哩路,是法院

總之,這些鉅金乃黨國威權體制下,婦聯會藉勢強募而來,性質上政黨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理應還財於國,方為正辦。尤其,《促轉條例》第7條所設置的轉型正義基金,係以不當黨產追徵收入作為唯一來源。這些基金是要拿來作為「推動轉型正義、人權教育、長期照顧、社會福利政策及轉型正義相關文化事務」,甚至在促轉會與各機關共同規劃草案中,不當黨產未來還要運用在「平復政治暴力造成之創傷」、「提升司法人員執法核心價值及行使職權適當性,加強人權保障意識,促進司法改革」等具體事項,具有高度公益性。

遺憾的是,連同婦聯會388億元在內的總計760餘億元規模的黨產會移轉國有處分,近3年來,由於遭逢行政法院慣性准予被處分相對人停止執行的障礙,而無法順利執行。也因如此,即便促轉會都快進入兩年的尾聲期了,但轉型正義基金,迄今仍無法成立。

無可諱言的,2016年迄今,關於黨產追討到轉型正義,在公共論壇上充斥著大量的惡意攻訐與謾罵。金錢即權勢,金錢即力量。「以錢生權」是黨國資本主義的運作的根本法則之一。黨產的清查與追討過程裡,擋了太多人的利益與財路,這些反作用力也是預料中事。只是讓所有人始料未及的發展是,向來立場保守、有「駁回法院」之譏的行政法院,2016年以後卻頗為反常,相當積極地捍衛國民黨與其附隨組織的權益。從聲請釋憲、准予停止執行到牛步化審理,令人大開眼界。

2016年8月在黨產會揭牌典禮上,行政院長林全致詞時曾謂,轉型正義、清除不當黨產是台灣民主的最後一哩路。如今看來,這最後一哩路不在立法院,也不在屬行政部門的黨產會,要不要破除謊言、回收不當黨產,都在行政法院法官們一念判斷間。

2019年10月21日 星期一

從戰爭到讚爭: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混合威脅啟示

江雅綺(作者為台北科技大學智財所副教授、智慧科技法律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永社理事)

自由時報/自由共和國 2019.10.21
https://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326237

香港反送中運動延燒至今,在許多面向足以提供台灣深刻的啟示。單就台灣近年來許多人關注的資訊戰與混合威脅的科技手段,於反送中運動中幾乎輪番上演。

首先是資訊安全:根據香港傳播學者李立峰的團隊研究,傳統媒體由於在政府掌握之中,網路平台則是抗爭運動者的利器。但當大型網路平台也可能受到政府利用之時,小型而議題聚焦的數位平台異軍突起,同時保密性較高、安全性較佳的通訊軟體,也成為示威者偏好的APP。但資安與政府監控的攻防並未就此而止。示威者偏好的通訊軟體今年中遭受網路攻擊,雖然中國政府否認發動駭客攻擊,但香港警方其後鎖定了一個有兩萬名成員的聊天群組的管理員,在晚上持搜捕令到他家,要求將手機解鎖,以確認群組中的極端份子名單。

其次是網路不實訊息(假新聞)的傳播,試圖擾亂群眾對事實的認知與理解:八月時社群媒體龍頭推特(Twitter)和臉書(Facebook)即宣布,中國政府透過「網軍資訊戰」,針對香港反送中抗爭散播假新聞與惡意抹黑,試圖誤導輿論帶風向。推特首先發難,關閉超過二十萬個推特帳號,同時禁止大陸國營媒體的廣告在推特上露出。臉書緊接著刪除了七個粉絲專頁、三個社團及五個帳號,原因是涉及造假、並發現這些帳號和中國有關聯。谷歌(Google)也接著宣布,旗下影音串流服務平台YouTube關閉二百一十個頻道,原因是這些頻道顯然針對香港抗議活動展開「協同影響行動」,企圖操縱輿論。

最近則是以市場力量影響科技公司的行為:一款結合自願者共同提供抗爭者與警力即時位置的地圖應用程式HKMap.live,蘋果公司(Apple)先是拒絕讓它在iOS軟體商店上架、過一天又決定讓它上架、兩天後又決定將它下架,反反覆覆,充分呈現了科技公司面對中國市場力量的掙扎。谷歌亦然,在Android的商店中下架了一款能讓使用者扮演香港示威者的遊戲。

在美國智庫專家撰寫的《讚爭》一書中,作者指出由於愈來愈多的資訊交流透過數位平台實現,影響人心士氣的關鍵,已不限於傳統媒體的文宣形式,只要一支智慧型手機和幾秒鐘,任何人都可以加入這個由四十億人組成的數位生態圈。每個人只要按讚、分享,都將成為這場「資訊戰」的一員。

《紐時》記者桑格(David E. Sanger)在新書《完美武器的誕生:網路攻擊如何破壞社會信任,挑撥國際關係、影響國家安全(The Perfect Weapon:War, Sabotage, and Fear in the Cyber Age)》也提到,戰爭狀態與和平狀態間的界線漸趨模糊,網路科技引發的衝突正介於此灰色地帶:包括北韓、中國、俄羅斯和中東,透過各式各樣的網路攻擊製造混合威脅,即使美國自己亦然。

當非典型戰爭的科技攻擊已成為新常態,上網中的你與我,都已成為「讚爭」的潛在小兵。或許我們無法阻止惡意軟體直搗關鍵基礎設施的核心,但至少我們可以在運用科技工具分享資訊之前,先想想它是不是未經充分查證的不實訊息。

2019年10月16日 星期三

【活動紀錄】0922「反紅色滲透與外國代理人登記制度」座談會


時間:2019.09.22(日)上午10:00-12:30,09:30開始報到
地點:台灣制憲基金會 會議室(台北市松江路266號3樓,匯豐銀行旁252巷進入)
 
共同主辦:永社、台灣制憲基金會
 
主持人:洪偉勝/律師、永社副理事長
 
與談人:鍾佳濱/立法委員
    江雅綺/台北科技大學智財所副教授
    黃帝穎/律師、台灣制憲基金會常務董事
    顏銘緯/台灣基進戰略企劃部主任
 
時間分配:主持人10mins、與談人20mins、綜合討論40mins
  
視覺設計:禇婉琳
 
完整資訊請參見:
https://taiwanforever2012.blogspot.com/2019/09/0922.html



【影像紀錄】

清單連結:
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gEHi_3unev1ATajcJmM4tUJsqNzAouVb

更多影片請點選「播放清單」檢視。



【座談會資料】

主辦單位團體簡介
〈防中滲透、防衛民主 台灣應接軌國際〉黃帝穎
〈代理人法如陽光 國民黨別貽笑國際〉黃帝穎
〈文官個資遭駭掀科技戰危機 專家:成立「混合威脅對策小組」破解〉信傳媒報導
〈個資全都露 網路時代你我都是透明人〉中央社記者林孟汝報導
〈APP服務下市 個資無法可刪〉中央社記者蔡芃敏報導




【活動照片】



*更多照片請見永社臉書相簿:
https://www.facebook.com/pg/Taiwanforever2012/photos/?tab=album&album_id=2438205639596280

2019年10月15日 星期二

中聯辦特產芒果乾

黃帝穎(作者為律師、永社理事長)

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2019.10.15
https://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324864

中國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在雙十節大談「亡國感」,卻不敢譴責中國暴政,無視香港黑警血腥殘害年輕人,反而與中國相同口徑,把責任推到蔡政府身上,誣指操弄亡國感。更荒謬的是,韓國瑜競選辦公室發言人批評,「亡國感」是蔡總統「自種、自產、自銷」,執政三年多以來,只剩下「芒果乾」成長茁壯。但事實上,「芒果乾」其實是中聯辦的特產。

因為中聯辦是中國執行「一國兩制」的指標機構,「一國兩制」象徵主權回歸中國,在香港更象徵血腥暴政,而把「芒果乾」從中聯辦帶回台灣的人,正是不顧郭台銘苦口婆心、陸委會善意提醒,也執意要踏進中聯辦的韓國瑜。

韓國瑜進香港中聯辦後,中國官媒藉以抨擊民進黨政府,不願面對港澳「一國兩制」的成功,將韓國瑜視為「見證」一國兩制成功的人。簡單來說,韓國瑜踏進中國執行「一國兩制」指標機關中聯辦,已經是歷史事實。中國官媒藉此攻擊蔡英文政府,力捧韓國瑜見證一國兩制成功,也是韓國瑜造成亡國感的鐵證。

面對香港民主運動,台灣人在乎的,不只是亡國感,更是同理心。當全世界都看到現在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中聯辦的支持下,凌駕立法權,濫權逮捕戴口罩的學生與醫護人員;香港黑警對學生胸口近距離開槍導致命危、對女急救員和記者頭部開槍導致永久失明、縱容黑道與開車者衝撞傷害年輕人、司機被警察扭斷脊椎致死,甚至十五歲少女在參與反送中運動後,成為全身赤裸的浮屍

台灣今天與全球文明國家為此都聲援香港民主,難道只有中聯辦力挺的林鄭月娥和韓國瑜當成沒看見?

台灣人出於同理心與人性良知,不忍看到香港人犧牲生命、流血流淚,追求民主與尊嚴,因此與世界一起捍衛民主人權的普世價值,這不能簡化成「芒果乾」。就算台灣人真有「芒果乾」,也是韓國瑜去香港中聯辦帶回台的特產!

2019年10月8日 星期二

「現在好好的,管它過去幹什麼」的柯文哲又回來了

羅承宗(作者為南台科技大學財經法律所副教授兼所長、永社理事)

思想坦克/天將奔烈 2019.10.08
https://www.voicettank.org/single-post/2019/10/08/100801

柯文哲的台灣民眾黨(簡稱台民黨)成立後,近日有兩件事略受關注。其一為柯文哲與郭台銘玩起了白衫合照;其二則為柯文哲接受《新頭殼》(newtalk)刊登柯文哲的系列專訪。

講出「現在好好的,管它過去幹什麼」的228被害家屬?!

「台民黨」黨主席跟「郭台銘」攜手合流,光從文字上就流暢通順。拍照這種選舉花絮,新聞效果僅有一日,並無評論價值。至於在《新頭殼》這專訪系列裡,有關轉型正義,柯文哲到底「又」說了怎麼說?才值得分析。

為何說「又」?將場景拉到去年10月27日傍晚,柯文哲參加某場眷村文化座談會,並與婦聯會主委雷倩對談。柯文哲暢談對轉型正義看法之際,一句「現在運作都好好的,以後不會再發生,你(黨產會)管它過去在幹什麼?」發言,雖博得現場掌聲,但卻引發外界高度撻伐。

尤其,昔日以228被害者家屬自居、甚至在鏡頭前還擺出哽咽不語樣貌的柯文哲,如今居然浮現那種加害者「管它過去在幹什麼」的傲慢嘴臉,令人作嘔。延燒了2天後,高度仰賴網路聲量當作政治能量的柯文哲眼見眾怒難犯,才迅速於臉書發文致歉。



在這篇致歉文裡,柯文哲首先表示:
「國家民主化的過程中,轉型正義是必經的課題。面對過去的歷史,當政者用什麼樣的態度審視過去發生的一切,同時也帶領這個社會處理現今所面對的問題。解決現在的問題、撫平受害者的傷痛、避免未來再次犯錯,追究過去的責任歸屬,同樣重要。」
其次,柯文哲姿態相當低調地表示:
「自己的轉型正義經驗侷限在地方事務的處理,甚至被困在『同一批人力』的窘境」,並承認,「轉型正義不應僅限於個人經驗與情緒,而是這個社會要共同面對的課題」。
最後,這篇道歉文又以道歉收尾,表示自己會再檢討,為錯誤的援引例證,感到抱歉,並宣稱「轉型正義的工程比他想像的複雜,但他相信和平對話是解決紛爭的開端,不過和平對話之後,仍有許多複雜的工作得去處理;轉型正義是複雜且艱鉅的工程,會繼續學習並堅守公平正義的信念」云云。

就內容觀之,這篇符合當代轉型正義主流論述,又恭敬謙卑的文字,不太可能是這個宇宙我們已知已得的柯文哲親撰,研判九成係幕僚代筆。但既以冠上柯文哲名義,再加上柯文哲事後態度尚可,已知悛悔。這件「反轉型正義」失言風波,方才漸告平息。

為婦聯會數百億資產護航的柯文哲,又回來了!

回到10月4日《新頭殼》專訪。記者直球對決式地詢問了柯文哲台民黨「未來若有機會進入國會後,對轉型正義議題如何看待?」這個重要課題。面對婦聯會,柯文哲也毫不藏拙地再度接招,批評民進黨在處理轉型正義時,把「追究過去責任」擺在第一位,像是處理婦聯會,如果董事會重整、明定選舉辦法以後,不要再發生,這件事情就可以解決了,「可是他(指民進黨)一來就一副要清算人家,結果婦聯會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麼,把所有資料全部碎紙機碎掉,就是這樣」云云。於是乎,去年10月27日那個幫婦聯會護航的柯文哲,又回來了!

圖片來源:柯文哲臉書

批評別人,不會讓自己變好,有時反自曝其短。

首先,婦聯會在法律上屬依據《人民團體法》所組成的「政治團體」,何來「董事會」之有?其次,柯文哲稱「董事會重整、明定選舉辦法,不要再發生,這件事情就可以『解決』了」等語,也是不知所云。
當前婦聯會的最大問題,就是作為一個政治團體,數十年來既不參與民主選舉推派候選人、不收政治獻金與選舉補助款、又鮮有黨費收取,但2017年初黨產會調查得知,單單是銀行定存現金,就高達370億餘元,可拿來開3家銀行。這筆神秘的數百億元鉅金,長期以來被極少數的黨國旗袍官夫人支配,試問凡事喜歡賣弄科學的文哲:這「柯學」嗎?

《黨產條例》下賦予黨產會的法定任務,就是清查追討這些「現在」的不當取得財產。所謂政府把「追究過去責任」擺在第一位之說,根本空穴來風。尤其,以上這些黨產基礎常識,柯市長只要撥打府內分機,垂詢法制局長袁秀慧,即能清楚明瞭。袁局長乃黨產會前委員,難道柯文哲忘了?

最後,柯文哲提到「婦聯會…把『所有』資料全部碎紙機碎掉」說法,更完全悖離事實。詳言之,婦聯會前主委辜嚴倬雲、么女辜懷如及辜家劉姓助理涉侵占、毀損檔案罪嫌固然為真,傾刻亦由台北地檢署持續偵辦中。要注意的是,被前主委辜嚴等銷毀資料僅部分特定範圍,而非全部。

尤其,呈現黨、政、軍、特等代表齊聚國民黨中央黨部瓜分勞軍捐景象的74次勞軍捐分撥會議秘密紀錄,就在黨產會行使調查權下,首度公諸於世。婦聯會過去十餘年來堅稱勞軍捐資料「年代久遠、無法提供」謊言,從此不攻自破。

柯文哲作為一黨之首,雖不能強求凡事博學廣聞,但至少要發言穩重,切忌信口開河。除自己專精創傷醫學以外的缺智領域,就該虛心地倚賴專業幕僚群支援。很多關於轉型正義乃至黨產、婦聯會的基礎事實,除了垂詢專家外,只要稍加google,也可查得最新動態發展。在這個資訊爆炸的網路時代,只懂得反覆朗誦幾段有關轉型正義片段台詞來應付媒體,這種廉價伎倆,很快就會被看破手腳。